【HQ!!/排球少年/黑大】炎夏

吃我一發安利吧QQQQ(冷死##





  夏天,炙熱的陽光札得人眼睛生疼,盤腿坐在地上的人微瞇著眼,想試著避開刺眼的光線。細細密密的汗水凝在手臂、小腿、臉頰上,黏膩的感覺使人稍感不快。啊啊好熱……

  "喀"的一聲,房門被無預警的打開,略帶清爽的氣息灑進悶熱的空間,然而還不足以使房間內昏昏欲睡的人清醒。

「澤村,換你囉。」

「嗯……」

「澤村?」原本想搖醒對方的右手,轉移目的地來到對方有些曬紅的臉頰上,黑尾輕輕拍了兩下,卻見對方反倒蹭了蹭他的手,約莫過了五秒,那人才慢悠悠得睜開雙眼。

  大地此刻只覺得熱,含糊的又應了一聲,便有些迷迷糊糊抓過黑尾遞過來的毛巾和換洗衣物,走去浴室沖澡去了。

*** 

  說不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澤村大地的存在如此清晰得刻在他的腦海。或許是第一次練習賽的時候,社交式的笑容和不服輸的眼神,明明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個人,卻讓他對他留了心。又或許是第一次他們來東京遠征的時候,輸得徹底的他們不知道做了幾回魚躍一周,他那柔韌身體滑過地板的聲音不絕於耳。等到意識過來的時候,自己早已脫口向澤村大地要了郵箱號碼。

  而後,到了暑假的合宿集訓,黑尾這才清楚的了解到對大地的感情,那無以復加的喜歡。

  集訓期間,大地認真練習的身影再一次震懾他。豐碩的羽翼守在隊伍後方,給予隊員強大的安心感,他就像是烏野肥沃的土地,毫不吝嗇得提供養分、表達關懷。當然他生氣的時候還是挺恐怖的,當一群靜不下來的烏鴉鬧騰不已時,大地臉上依舊會掛著好看的笑容,只是額上會漸漸浮現青筋,只輕輕得開口說一句話後,立刻讓小烏鴉們皮繃緊的一個一個乖乖住了嘴、跑去練習。

  除此之外,大地津津有味得吃著西瓜的模樣、洗完澡後帶著淡淡肥皂香的身軀、督促隊員完成懲罰的微啞聲線,一再的挑起黑尾的視覺、嗅覺、聽覺神經。啊……好像、不行了……已經陷下去了。

  集訓結束前一天的晚上,在例行的主將會議結束後,黑尾在大地回烏野所在的教室途中,把人攔了下來,表白。

『澤村,我喜歡你。』

 

  說不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黑尾鐵朗的存在如此清晰得刻在他的腦海。或許是第一次練習賽的時候,社交式的笑容和自信滿滿的神情,明明是令人感到不快的類型,卻讓他對他留了心。又或許是第一次他們來東京遠征的時候,輸得徹底的他們不知道做了幾回魚躍一周,每當自己擦過地面一次,來自那人的視線就好似又灼熱幾分。等到意識過來的時候,自己早已脫口向黑尾鐵朗回應了郵箱號碼。

  而後,到了暑假的合宿集訓,大地這才清楚的了解到對黑尾的感情,那壓抑不住的喜歡。

  集訓期間,黑尾技巧純熟的攔網、扣球再一次震懾他。寬闊的背脊帶領隊伍走向勝利,既冷靜又強大得透過隊友間的維繫,編織出一場又一場精彩絕倫的比賽。當然他那不挑釁會死的個性還是挺令人煩躁的,估計在全聯盟的人被他那張嘴給氣到長皺紋之前,他是不會罷手的。

  除此之外,黑尾睡出來的誇張雞冠頭、挑釁他人時所露出的招牌壞笑、悉心指導後輩們的沉穩神情,諸多不搭尬的元素綜合在一個人身上卻是耀眼的讓人難以直視。唉……大概、是喜歡上他了吧。

  集訓結束前一天的晚上,在例行的主將會議結束後,大地在回烏野所在的教室途中,被黑尾攔了下來,聽著他用好聽的低沉嗓音說出簡短直接的語句。

『欸?你、你說什麼?』

***

  洗去一身躁熱的大地神清氣爽的打開房門,撲面而來的是一陣陣涼快的冷風。耳邊傳來冷氣的運轉聲,他感激的看了坐在床頭的黑尾一眼,卻在下一秒被對方給拉上床。

「頭髮還沒乾,不要站在風口。」

「好。」

  黑尾習慣性的從大地身後圈著他,靜靜的看對方擦髮。然而視線漸漸下移,看到對方隱沒在上衣邊緣的淺淺紅痕,像是著魔般突然用雙唇覆了上去。

「黑、黑尾!」

  溫熱的氣息從鼻腔流洩而出,準確無誤的薰在大地已呈粉色的脖頸上。黑尾稍稍退開,雙手卻施力將對方轉身面對自己,他勾了勾唇角,輕撫大地燒紅的臉頰。「來做點特別的事吧。」

  語畢,黑尾貼上大地的唇瓣,細細描繪對方的唇型,誘哄著大地開口。靈活的舌頭在抓住了一瞬間的空隙後,急切的深入清甜的口腔與對方交纏。

  果然,夏天還是很熱呢……在一雙不規矩的手竄入自己衣服下擺時,大地如此想著。 

评论(4)
热度(31)

© 潤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