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的孤兒/嘎哩艾因/ガエアイ】舞

嘎哩艾因動畫實在太虐了QQQQ

只好寫點東西來治癒治癒TTTT

以下當作兩人都沒領便當和處在曖昧期的設定

慎入。





  浩瀚宇宙,各色星光飛舞在巨大的黑幕上,每一束光芒都經歷過幾千光年的旅行才到達每個抬眼覷著星空的旅人眸中。

  艾因剛完成一天之中所有的工作,原本用終端將報告傳給上司後,想直接回房間洗澡睡覺的他卻在半路停下腳步。站在透明乾淨的玻璃帷幕前,他感覺今天宇宙所映出的光好像有些……寒冷。

  下意識地往懷裡一掏,艾因小心翼翼地將前上司所贈的小巧飾品放在手心上,窗外灑下幾許冰藍色的星光,是錯覺嗎?他有一瞬間覺得飾品的溫度幾乎凍僵了他的手。

「艾因?」

「伯、伯德文特務三佐。」

  蓋里奧剛看完艾因的報告,圈出幾處應該要增加更為詳細的說明後,打算明早再傳給部下做修改。沒想到要回房休息的路上就遇見了人。

  他疑惑的喚了一聲對方的名字,只見對方慌張的將手往胸口一塞,頃刻間又像是訓練有素般,將一手規矩的背在後頭、一手恭敬的豎在胸前,向自己敬禮。

「怎麼還不休息呢?不想睡覺嗎?」

「是、呃……不、我……」

「噗、哈哈哈,艾因這個問題有這麼難回答嗎?」

  是三佐問的問題太奇怪了,艾因偷偷在心裡說著。看著眼前笑開的伯德文特務三佐,耳邊盡是爽朗又優雅的笑聲,三佐蓄在額前的微捲瀏海也跟著笑聲微微的顫動,輕輕搔在臉上。感覺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人一樣。

  好不容易蓋里奧稍稍止住了笑,卻看見對方一臉在發呆的樣子,他轉了轉眼珠子,腦中萌生了一個念頭。

「既然艾因不睡的話,那來陪我跳支舞吧。」

「您、您說什麼?」

  還不等艾因反應過來,蓋里奧藉著身高的優勢,直接將對方的左手搭到自己肩上,再用自己的左手緊緊牽住對方的右手。

「來跳華爾滋如何?」最後蓋里奧的右手穩穩的扶住了艾因的腰,笑著提議。

「三佐,非常抱歉,我不會跳舞……」

「跟著我說的做就好。來,左腳先往前……」

  蓋里奧輕輕拉著艾因,帶著他慢慢的往前一步、往右一晃、往後一退、往左一躍,循環的舞著圈。軍靴踏在金屬質感的地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響,迴盪在深夜靜謐的軍艦走廊。淡藍色的星光也跟著片片散在四周,為這無聲的曲目點綴色彩。

  蓋里奧盯著艾因微紅的臉頰,看著他皺眉記舞步的模樣,聽著他小聲數著拍子的聲音,感覺著他因緊張而速度略快的脈搏。艾因的一切……竟都如此深深吸引著他。

「三佐!」

  倏地,舞停了,停在一個溫暖的擁抱。突如其來的近距離接觸,讓艾因的雙頰又染上幾分紅。埋在蓋里奧胸口的他,艱難的想抬起頭呼吸,卻在下一秒被抬起下巴,眼前是特務三佐放大數倍的臉,然後他被一彎纖薄的唇覆上。

  艾因發覺蓋里奧微涼的唇瓣正緊貼著自己,驚的他渾身一顫,連帶將黏在唇上的親密觸感更加清晰得刻在他的腦海。這個吻很輕很淡,卻足以使艾因的大腦無限期罷工。蓋里奧離開對方略微乾澀的唇後,看到的就是艾因盈滿霧氣的雙眼彷彿對不到焦的眨呀眨。

  悄悄地將艾因可愛的神情記了下來,蓋里奧心滿意足的撫著對方燒紅的臉頰,嘴巴比腦袋更快一步開口了。

「艾因,下次到我家來吧。」

「……欸?」

「我家有個很大的舞池,到時再陪我跳一支舞,好嗎?」語畢,蓋里奧退一步微屈著身,朝艾因伸出右手。

  過了半晌,艾因慢慢穩住呼吸後,低著仍降不下溫度來的頭顱,將左手緩緩的交了上去。「如果……三佐不嫌棄的話……」

  未說出口的後半句話,被蓋里奧寬實的大掌給截斷了。緊握著艾因左手的力度,彷彿正說著,怎麼可能嫌棄,我非常榮幸能邀你跳一支舞。

评论
热度(7)

© 潤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