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排球少年/黑大】吵架

由於很廢的混過1111光棍節

只好振作點來賣安利(乾

我說黑大辣麼萌大家不一起掉坑嗎QAQ





  雨,細細密密的落下,在這夜半時分,滴滴答答的聲音格外清晰。躺在床鋪內側的人小心翼翼的挪動身體,離開舒適溫暖的懷抱。初冬的夜晚,氣溫微冷,大地搓著開始泛涼的雙手,思緒一點一點的回溯到早上。

***

「這邊──!」

「看我的!」

  明亮的體育館內,充斥著擊球、跑動的聲響,高漲的氣氛訴說著賽事的激烈,眼看只差幾毫米的距離,紅綠白三色組合成的球體即將落入對方場地。此時“啪”的一聲,對面的自由球員一個飛撲,硬是將堪堪落地的球給救起。

「攔網啊──!」

  對方逆轉情勢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攻,高大的黑色身影快速的在網前用雙手築起高牆,卻仍是晚了一步,球輕輕擦過黑尾的指尖。

「糟了!澤──」

"碰!"

  突地,尖銳的哨音響起,驚慌、道歉的聲音迴盪在體育館內,比賽被迫中止。

「澤村!」

  黑尾不耐煩的推開圍在地上的人群,硬是擠進狹小的空間。大地倒趴在地,胸口激烈的起伏,強行被打斷高度運動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喘氣。黑尾不斷問著傷到哪了,大地卻是一個字都答不上。

  幾分鐘後,醫務室的人員連忙趕到,將受傷的球員抬上簡易擔架。察覺到自己即將要被帶走,大地急忙在離開前努力順了口氣,對黑尾扯出一絲微笑。

「我……沒事……」

  騷動結束過後,由於今天只是校內練習賽,教練決定下次練球時重新再比一次,接著又交代一些瑣碎事項,才宣布各自散會。只見一名後輩戰戰兢兢的走到正準備衝去醫務室的黑尾面前,彎著九十度的腰,誠心的向他道了歉。

  在球闖過黑尾的攔網時,因球的軌道有些偏離,大地迅速擺出接球的姿勢,然而還來不急喊出「我來!」,旁邊的後輩一個箭步往他這邊跑也想接球,雙方一時收不住勢,後輩的腦袋就這樣直直的朝大地的左臉撞去。

「你該道歉的不是我,下次記得喊出聲!」忍著瞪人的衝動,黑尾自認用最和善的語氣叮囑完後輩後,便頭也不回的跑向醫務室。


「我真的沒事了。」

  大地無奈的在心裡嘆了第一百零二次氣,他在醫務室內睡了一覺後,好不容易才脫離暈呼呼的狀態,校醫也說了沒有大礙,怎麼這人就還是問東問西的?

「澤村,抬頭。」

「嗯?」

「我不喜歡你這樣打發我。」

  大地有些詫異的看著對方,總是吊兒啷噹的黑尾,此刻卻是冷著一張臉。墨黑的瞳仁中找不到一絲開玩笑的色彩,平時勾著壞笑的嘴角也垂了下來,這怎麼看都像是……

「黑尾,你聽我說,我……」

「上一次也是傷到這邊吧。」說著,黑尾伸手撫上大地的左邊臉頰,一片青紫印在上頭,怎麼可能沒事?

「欸?你說跟和久谷南打的那一次嗎?那都多久……嘶──!」

  聽到大地因扯動面部神經而輕輕痛呼,黑尾不是很好看的臉色又更加陰沉了。他收回流連在對方臉上的手,用了些力道把大地再次按回病床。

「你好好休息,我下課後再來接你。」

  躺在床上的人愣了愣,等回過神來,黑尾早就已經離開了。不會錯的,大地心想,黑尾這次、是真的生氣了。自從高三交往以來,多數都是他在生黑尾的氣。尤其是上大學後,兩人住在一起,總是會為諸多日常生活習慣而吵吵鬧鬧,像是輪到黑尾洗衣服時,他每次都忘記要將深淺色的衣服分開。但說到底,那頂多只能算是鬥嘴而已。

  而今天這種類似吵架過後的感覺,是第二次,第一次則是在打完跟和久谷南的比賽後。大地的眼神一黯,他不該忘記的,忘記那次在比賽中受傷、忘記黑尾急著打電話確認他的平安,他打哈哈的說著沒事,卻在那個週末被趕來宮城探望他的黑尾看到依然浮腫的臉。

  那是他第一次見識到黑尾生氣,冷漠的態度凍得他有些侷促不安,他只好再三的保證下次不會再這樣,加上好幾次的主動親吻懲罰才讓對方消氣。

  看來是自己說話不算話,今天黑尾會生氣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大地滿腦子想著這次該怎麼善後,不知不覺又沉入夢鄉。


「澤村,醒醒,該回家了。」

  睜開雙眼,獨樹一幟的雞冠頭映入眼簾。大地邊看著對方把自己的背包也收拾好掛在身上,並靜靜等著自己穿好鞋,邊在內心琢磨著該怎麼開口。

  宿舍離學校不遠,黑尾牽著大地的手,緩緩往回家的路上前進。清冷的空氣扎在臉上,刺著傷處隱隱發疼,大地忍著密密麻麻的痛楚,深吸了一口氣。

「黑尾,對不起,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

「……原來隱忍比較不會讓我擔心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忘記當初的保證是我不、不對,我很抱歉。」

  黑尾停下腳步,轉過頭看向說話有些不利索的大地,危險的眼神掃向對方清潤的眼瞳。大地在接收到視線的下一秒,馬上學乖的捂著左臉,大聲說道:「我不忍了!真的很疼!」

「……」藉著牽在一起的手,黑尾拉著對方閃進角落,不由分說直接吻上對方冰涼的嘴唇,輕輕撕磨啃咬。大地瞬間紅起一張臉,身高上的劣勢促使他只能小幅度的回應。

「真的、不准再有下次!」語畢,黑尾略施力咬了對方的下唇,這才滿意的放開大地。

***

  坐在床邊的人默默撫著下唇,淺淺的牙印還刻在上頭,像是印下記號的主人表達慍怒與不捨。大地望著下雨的窗外,早上睡多了這會兒就是怎麼睡也睡不著。正當他準備去熱杯牛奶幫助入睡時,身後那人卻突地爬起來將暖實的棉被蓋在他身上。

「嗯……外頭冷,快進來睡。」

「我睡不著。」大地好笑的看著明顯還沒完全清醒的黑尾,聽著他用慵懶的嗓音督促自己睡覺,心情莫名的就很好。

「睡不著?」重複念著句子的黑尾扒了扒亂翹的頭髮,呆立了幾秒後,倏地拉過大地,把他壓在自己身下。

「黑尾?」

「讓我親著就睡得著了。」惡劣的笑容再次浮現,在大地還來不及反抗的時候,黑尾就已經俯身輕輕吻上對方受傷的臉頰。

  而窗外,雨依然下著。

评论(13)
热度(25)

© 潤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