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雙龍組】夜

520快樂(灑花

我好想要連連QQ





  淡淡腥鹹的氣息,不怎麼好聞。帶點諷刺、帶點絕望,是了,這是死前的味道啊……刻在靈魂深處,永世都忘不了的味道。

  細小的沙礫一點一點順著地勢滲入,荒坐在沙上垂著雙手,任濕黏的細沙在指縫間嬉戲,粗劣的手感不斷磨擦著空洞的思緒,激不起一絲一毫的火花。

  昏濛濛的月亮似乎筋疲力盡,在片片濃重的灰雲後方斂起微弱的光芒,如同死亡的前奏。整片景色似乎與荒融為一體,黑沈沈的色調彼此緊密相連,海水是冷的、空氣是冷的,一切都是冷的。

  忽地,像是嚴密堅守的護衛中有人不小心打了瞌睡,使得一抹柔和的清風溜進陰寒的空間,並恰到好處的停在荒的耳尖上,渺小的暖意讓荒下意識的開口了。

「一目連。」

  話音一落,周圍陰側側的冷空氣瞬間消散無形,好像先前那壓抑的沉重從來不存在過。

「做惡夢了?」

「並非惡夢,只是醒了便睡不著了。」

  一目連勾了勾唇角沒有說話,隨意在荒的身邊坐了下來。感受到身旁明顯的涼意,他知道荒獨自坐在這裡的時間不算短。一目連抬手緩緩運起流風,風符悄悄的圍繞在荒的周圍,溫暖的柔風慢慢地將殘存的寒冷剝離。

「回去休息吧。」

  半晌,荒轉過頭凝視著一只碧瞳,語氣裡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溫柔。

「不說夢到了什麼嗎?」

「你該聽到膩了才是。」

  荒覷著淡笑的一目連,終是開口,又說了一次關於某個少年的故事。聽著平穩低沉的聲線,像是一名旁觀者不帶感情的朗讀課文。對於過往的一切,他並非原諒,但至少能夠放下,使自己不再被囚禁於鏽蝕的牢籠。

「說完了。」

  語畢,荒率先站了起來,朝一目連伸出左手。搭上他手掌的指腹柔軟而乾燥,舒服的讓人忍不住在心裡喟嘆。荒微微施力將一目連拉起,右手同時轉了個圈將人給圈在自己懷裡。

「還疼嗎?」

  突如其來的問句讓一目連愣了一愣,才後知後覺的笑道:「你都不做惡夢了,而我早就不疼了。」摸上纏著繃帶的右眼,一目連復又開口。

「再說,空著都空習慣了。」

  幾乎是話說完的同時,荒放開抱著一目連的手,轉而輕輕捧住對方略顯單薄的面頰,而後,虔誠的在粗糙的白繃上印下一吻。

  流風輕撫,在夜色下流連於兩人的衣帶間,繾綣纏綿。

「不空,你還有我。」

评论
热度(9)

© 潤雪 | Powered by LOFTER